伊伊

谢谢你能够看到这条介绍
是一个垃圾咸鱼,编造的东西都非常OOC

接受批评也接受夸奖,但是如果真的不喜欢我的东西也请离开吧。
QQ:492343924 请找我玩!

喜欢跟他人合作,欢迎点文和闲聊。

另外两只来自 @死亡中二污妖王魔界小冥明 的AU【Absurdtale】

省省吧,在Frisk想要了结一切前,Chara的一根手指都不会被碰到。

也不对哦,她如果真想那么做你们连这些人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呢。

Frisk手里拿着勺子,小可爱猜猜她想干什么♪

 @清风明月晓星辰. 的ASK,感谢你的ASK以及对于这些年【?】的拖延深感抱歉。

欢迎更多ASK。


【WorldDisorder/世界混乱】6 瀑布

  

    *是时候了。
    Monster's kid觉得,是时候重新回到这段旅程了。
    Frisk对此并没有给予任何言语,她只是安静的走到门口拿起自己的外套。
    屋子里一片静默,Chara出门巡逻去了,家里少了一个充满活力的人总会有些静悄悄的。

    * Frisk……
    “嗯……怎么了,kid。”她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它还没带上帽子的脑袋。“不用担心,chara我会给她留张字条,不至于不辞而别。”

    *……
    Monster's Kid张了张嘴,似乎有什么未说出口,但是最后还是保持了沉默。
    “走吧。”背过身打开门,表情变得有些阴郁,完全没有家中的那份亲切。“外面雪很大,你得确保你的围巾帽子都好好的带着,不然风会带走它们的。”

    *我们踏上了旅程。

    似乎因为是地下的原因,地区之前的差别都非常大。
    前一只脚还在柔软冰冷的雪地里,另一只脚已经跨进湿软的草地上了。
    “这一块我们通常称其为‘瀑布’,绝大多数的河流都遍布在这一带。”Monster's Kid正低头仔细看着自己脚下的路,便听到一旁Frisk慢悠悠的说。
    *瀑布……
    “这一块因为环境相对而言较为舒适所以人——”还未来得及说完,一道影子风一般的冲过来撞进Frisk的怀了。
    “类出现在这里的次数会很频繁。”捂住自己的腹部,Frisk黑着脸坚持将话说完。
    “Frisk!!!”显然那个突然袭击了她的物体是与她熟识的人,人类抬起脸来兴奋的挥了挥ta的拳套。“我听说一个怪物坠入地底!Justice已经号召所有皇家守卫队的成员们……他们会为人类的幸福夺取第一颗怪物灵魂!!”
    *人类幸福……?
    躲藏在Frisk背后的Monster's Kid小声嘀咕着,好奇心促使着它探头想要看清面前这个听声音似乎是女孩的家伙。
    Frisk紧紧的按着它的脑袋,却还是无法挡住Bravery敏锐的眼神。
    “Hey!Frisk你背后是什么东西?”她兴奋的挺直了腰板,粉红色的拳套互相摩擦着。“我猜那不会是个怪物吧?”那有些过大的耳朵让它看起来可不像个人类。
    “呃——heheh,我觉得吧。”微微阖上一只眼睛,Frisk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想我是养了一只……宠物什么的。”

    “嘿,你可别想像十年前那么蒙我了!我才不是那时候只有五岁的小孩。”不满的鼓起腮帮,Bravery瞪视着Frisk。
    “Whoops,我想我犯了个小小的错误。”摊摊手,笑容变得有些恶意。“如果没什么事我应该跟这孩子早点离开这儿。”
    “小    仓    鼠。”

    “???”这三个字似乎触发了Bravery的什么开关,她压着牙狠狠地注视着眼前懒懒散散的Frisk。“嘿!!Frisk你在说什么??”

    “嗯……我说错什么了吗?”Frisk反手按住身后的孩子并安抚地拍了拍它的肩膀,老天,它甚至在发抖。
    别怕。她安抚而狡猾地笑着,对着这个小小的孩子做口型道。
    我会保护你的,放心交给我吧。

    她不确定这样是不是能够安抚到这个胆子小到骨子里的怪物孩子,但是——大感谢,它已经停下那些无用的颤抖了。
    “Welp,我知道这个绰号对你而言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她转过头来耸了耸肩。“但这可不会击垮你的勇气对吧?”
    对方显然挺吃这套的,她皱了皱鼻子露出一副被什么东西刺激到的表情。但是眼里却仍然留有笑意。
    “嘿别这样,Frisk你知道我向来十分尊重Justice。”Bravery制止了即将从嗓子里窜出来有些破音的幼稚笑声,即使是拿她的名字来了个不怎么搞笑的玩笑。“而且拿别人的名字开玩笑是很没礼貌的。”
    “嗯哼,它可是Chara新交到的朋友。”似乎意有所指的说着。“她真的很喜欢这个家伙,你懂得。”Frisk眨了眨眼睛,将一直躲在她背后的孩子拉了出来。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有些丧气的嘟囔着,原来笔直的身板也松懈了下来。“我可不会将这个当成一场闹剧,我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
    Bravery再次振作了起来,她的手直直的指向孩子的鼻尖。
    “我!Bravery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与人作战的机会的!怪物的孩子,请接收我的挑战吧!”
    *你遭遇了Bravery。
    Frisk在它的耳边低声道。
    * Come on, Kid.你知道怎么对付一个地底的人类吧?
    *攻击她,但别尽你的全力,制止住她的行动然后离开这里。我暂时不会给予你帮助,你需要一点……这方面的经验。
FIGHT        ACT       ITEM       MERCY
    给予微笑
*……?你试图给予对方一个微笑,但是她看起来并不是很在乎这些。

    “吃我这招!”大笑着,Bravery冲向对方试图攻击,却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压制着来了个滑稽的原地摔。
    “噗……”孩子听到Frisk压抑着的一声喷笑。
    * Whoops,看起来这个小笨蛋更生气了。
    *听我的,你应该试试FIGHT,它能帮助你更好的摆脱“困境”。
FIGHT    ACT    ITEM     MERCY
    * well……
    握手
    *你尝试握住她带着拳套的手将她从地面上拉起来,但是某种力量……噗——哦抱歉我不该笑的哈哈哈……咳我的错。

    “你干的???”很显然这个看起来真的像个男孩子的小女孩(哦老天,她的声音实际上听起来相当柔软,根本没有人会认为她是的男孩子。鬼知道她在外貌方面究竟是有多么倔强)并不是很领情,她恼怒的瞪视着面前这个小怪物,试图用眼神震住对方——她挺成功的,Monster's Kid抖得跟个筛子似的,僵在原地看着对它怒目而对的趴在地上的傻子。
    空气中弥漫着僵硬。
    *看来如果没有第三者的参与或许这场战斗会永远这么僵持下去——哦哦,抱歉,这僵持看来似乎还是我造成的heheheh……
    一双手将瑟瑟发抖的Monster's Kid拉进怀里并用力的揉了揉它的两只大耳朵,它有点敏感的抖了抖耳朵,甩甩头挣开两只手却并未离开这个怀抱。
    *我能感到我很安全。
    “嘿,无聊的战斗就应该点到为止。”Frisk的笑容消失了,她漠然的注视着这个被迫趴在地上的假小子,但是这么冷漠的表情也只存在了一瞬,笑容很快再次回到她的脸上。“heh,我的意思是——战斗并不是我们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不去我们去那个小餐馆坐一坐?”

    “……好吧。”从蓝色魔法的包裹中脱出的Bravery似乎失去了刚才的活力,她恹恹地站起声来随声应和着。
    “走吧,孩子们。”她再次紧紧牵住怪物孩子的手。“Bravery,不如我们来比一比吧。”用眼角瞥向那一抹现在显得有些蔫蔫的浅麦色。
    “What?”
    “我们谁能更快到达那个酒馆。”
    “!!!好,我不信这次你还是能赢过我!”几乎是一瞬间,她再次变得活力十足了起来,话音未落,身体已经如同风一般冲了出去。
     “……” Frisk似乎也被这人卷起来的一阵风吹乱了头脑,哦,还有她的头发。她反应过来还是因为怪物孩子扯了扯她的衣角。
    “Sorry,我只是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好哄……也只能说是情理之中吗……?”
    *我们不追过去吗?

    “heh,只有那种肌肉笨蛋才会用这种办法。(Bravery:嗯?)”Frisk促狭地阖上一只眼。“我知道一条非常不错的捷径,跟上我OK?”
    *当然。
    一阵柔和的蓝光闪过,他们眼前的景象已经变成了暖色调,空气中弥漫着酒味儿和食物的芬芳。Monster's Kid在自己肚子响亮的歌唱中才意识到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了。
    Frisk并没有让这个孩子有太多的时间怔愣,她牵着它的手走向一个有些偏僻的角落里的桌子边。
    “嗯……偶尔累了的时候我也会来这里放松,尤其是这块虽然热闹但不会有太多人打扰的地方……”她自顾自的说着,露出一个有些无奈的微笑。“嗯哼,我先去跟他们打个招呼,你坐在这里别乱走。”
    *我坐在暗处的位置上,看着Frisk走向灯火通明的人群之中。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各式各样的人类都被她逗的哈哈大笑。
    *她真的很受欢迎。

    “啊哈,这个酒馆里的人类们其实还是挺不错的,至少他们还没被饥饿给搞昏头。”回到Monster's Kid身边的Frisk表情变得有些漠然。“嗯……行吧,我也是有点累了,好久没有动这么多……”
    “你给我带来的惊喜不小。”时间似乎在一瞬间停止了,Frisk别过头来注视着这些人类,灯火在她的眸中反着光,Monster's Kid抬头望向她的侧颜。
    “我以为你会战斗的。”似乎不需要对方任何回应似的,Frisk自顾自说着她想说的话。“我以为……这些天来给你看的够多了。”
    在Frisk家里居住的日子并不是很安稳,时不时都会有人过来砸门,尤其是Chara不在家的时候。他们凶狠的叫嚷着让屋内人将食物交出来,偶尔急了眼的人也会用他们所能触及的工具妄图破门而入。
    虽然每次都被Frisk狠狠地丢的老远。
    它看不清Frisk做了什么,但是她从来没有杀死人类,只是将他们打个半死或者重伤然后丢的远远的。(甚至有时候会让它一起帮忙拖着这些人类走)
    这个地底真的……真的非常不美好。

    “Welp,我算是明白了。”将双手放在桌面上,拿出刚刚给孩子拿的食物。“你是个实实在在善良的孩子,可能有些……懦弱了点。(她看起来有些无奈)但是我知道了,你暂时不会选择伤害任何人,对吧?(孩子点了点头)好的,我,行吧,这么说有点奇怪。”她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睁开棕色的眼睛,带着些许无奈与温柔注视着面前的这个孩子。“我可不想做一个违背誓言的人,我既然发了誓,那么就该遵守誓言。”
    “我会尽我所能的带着你避开这些对你我而言完全是浪费体力的战斗的,你也要……保持你的决心,在这糟糕透顶的地底活下去,好吗?”
    *我会的。

    “Good.”轻快的打了个响指,四周的时间似乎又开始流动起来,刚才的一片寂静似乎只是错觉。
    “好了Kid,这里的食物可不便宜,趁热吃吧。”

     *我点了点头,并在埋头咽下第一口食物的同时充满了决心。………………

关于【WorldDisorder/世界混乱】的人设整合


以及,开放ASK,这里也是个提问箱长期有效,大概【……】

你可以问任意人物甚至是我们关于这个AU的问题,我们尽量做到有问必答!

感谢关注我的小可爱们!【比心】

剧情缓慢更新中……


剧情:

1

2-3

4

5-6

画师: @死亡中二污妖王魔界小冥明

虽然过往已被遗忘,但这可贵的、对世界的善意依然被她继承。

即使这善意将他们推下了万丈深渊。

    “我会拯救她的。”他说。
    “我会拯救它的。”她说。

    “……我会拯救你的。”她亦说。

Frisk早已料到的结局,也已亲眼见过。
她放弃过很多很多,却不曾放弃让她的姐妹远离那个怪物。

【WorldDisorder/世界混乱】不过如此(Frisk)

*番外向,不想写正剧. jpg

    尘土是什么?
    人能抓住它们吗?
    人能爱它们吗?
    人能杀死他们吗?
    ……

    能啊。

    当Frisk看到静静躺在回音花田中那熟悉的衣服和围巾时,原来焦躁不安的心在此刻沉静了下来。
    心中悬着的大石头落下了,落入了无尽的深渊。
    她眼神沉沉的,注视着蓝色微光中的衣物。
    姐妹。
    无声的叫出她一直以来对对方的称呼。
    已经没有人回应她了。
    她浅浅的笑了笑,眼中悲伤满溢。
    不是绝望,不是痛苦。
    无奈,无可奈何。

    她总是想着,
    如果自己记不住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该有多好呀。
    那样应该就不会在与那个家伙战斗的时候迟疑了吧。
    明明做错的是它呀。
    明明是它杀死了自己一直发誓要守护一辈子直至踏入墓穴的人。
    可是眼泪滑落了下来,在金色的石砖地板上发出响亮的一声。
    太丢人了,她暗自嘲笑着自己。
    她愤怒着痛苦着无奈着悲伤着,明明面对已故姐妹的遗物都未爆发的情绪在此刻异常清晰。
    她其实不想责怪这个孩子的。
    它只是像她一样,累了而已。
    她累了,选择了放弃,冷眼旁观着它的死状。
    它累了,它拿起了刀,丢下了曾经的信念。
    他们都违背了自己的誓言。
    他们是不合格的人呀。
    “Sorry, young lady.”垂眸,怀着最后的一点歉意,和逃脱了某种枷锁的轻松。
    它沉默不语,只是提起了手中不知从何处找出的刀。心形的坠饰盒垂挂在颈间,是她姐妹的遗物,亦是她赠予她的礼物。
    她累了,好累。

    再次睁眼,苹果派的芬芳从楼下传了上来。她浑浑噩噩的坐起身来,血液从体内流出的感觉是那么清晰,化作灰烬消失在世上的漂浮感还未褪去,她坐在床沿,静静的注视着足下。
    再一次回到了这里。
    第几次了?五十几次?六十几次?甚至是一百次?

    头很疼,疼的连同她的灵魂都在颤抖。

    她很累。

    痛苦其实并不需要什么撕心裂肺,那样的感觉其实是人生少有的。
    而大多数人会经历的痛苦,都是沉闷而悄然的。
    它会依附在你的心间,很慢很慢的褪去,独自一人消化它是很怅然也很寂寞的一件事。
    这也是她此刻所感受到的痛苦。
    这并不危及她的生命,却是无法下咽的苦涩。
    心爱的东西被一次次剥夺,再原封不动的还回来。

    重置并非是眼前闪过一道白光,一切又都回到原点。
    它们如同视频倒放一般,她作为其中的异类能感受到,自己,以及其他人,都在这个过程中被倒放了。
    眼前的景象会变的十分滑稽,他们被倒放的同时,记忆也被从脑中一点点剔除,如同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然后等到一切都恢复正常的时候,已经是那一天了。
    怪物孩子即将坠入地底的那一天。
    一切好的坏的,快乐的悲伤的记忆,都化为泡沫。
    但是唯独她,在人群中宛如异类。
    她知道接下来她说这句话对方的反应,她知道她今天可以遇到什么人,她知道她今天能做什么,该做什么。
    她品尝到了本不属于她的苦果。
    甜美到苦涩的,名为Determination的果实。

    她不想怨恨什么人,因为怨恨本身已经毫无意义。
    她也毫无意义了。

    它杀了很多人。
    它杀了更多人。
    它杀了所有人。

    她已经放弃了,在审判长廊象征性的口吐狂言,然后沉沉的合上眼,估摸着这一觉能休息多久。

    怪物孩子已经不再是它自己了,原本或悲伤或愧疚的神情消失不见了,刀尖的血液和LOVE已经让它变成一个为了获取力量而存在的鬼怪。
    她不再保护它了。
    而它依旧充斥着回到地表的决心。

    但那又怎样呢?
    放弃吧,像我一样。

    回到地面已经变成了它的执念,它不在乎是否伤害了其他人,它现在所拥有的是否是踏着他人的尸体取得的。

    “……要回家……怪物……”回音花田间,无数花中,一朵不大不小的花朵一遍又一遍的播放着同样的话语。
    她坐在湿润的泥土上,并不在乎这是不是弄脏了她的衣服。
    她听着这句模糊不清却异常坚定的话语,再次陷入沉睡。
    她梦见了很久很久以前,她还是一个怪物科学家手下小小的试验品时,作为那些科学家的一个小小的助理,做些脏活儿。
    Papyrus拉着她说要给他们一起合个影,于是小小的她抱着更小的Chara,站在众人脸木着一张脸,被Papyrus念了好久。
    而这张照片,也被她夹在了一本书里。
    不安的翻了个身,却记不起来是那本书。
    她又梦见了她与那个孩子,在一开始,面带微笑地并肩行走在一片回音花海,她似乎阖上一只眼睛调笑着说了点什么,那个孩子轻声笑着伸出手拉住她的衣摆。
    他们走了很长一段路。
    然后她就被什么东西惊醒了。
    坐直了快要跌在地上身体,远处传开了躁动,似乎是得到消息有异类在附近大肆杀人,往常恨不得咬断对方喉管的雪镇居民们此刻异常团结,安静的快速在花田间穿行,只发出衣服摩擦的琐碎的声音,和花朵被踩踏发出的悲鸣。
    她冷眼注视着这一切,任他们走过自己身旁,然后远去。
    困倦再次向她袭来,她无奈的砸了咂嘴。半梦半醒间,Chara异常高昂的嗓音让回音花们纷纷重复着她的话语。
    “怪物!伟大的Chara仍然相信你可以成为善良之人!”
    “听我的!放下你的武器,然后给我一个拥抱!”
    怎么可能呀,我亲爱的Chara。
    站在你面前的,不是一个怪物呀。
    它是鬼。
    她无声的嗤笑着,支起身来向那边走去。
    门后年轻女士的尸体似乎没有埋葬呢。
    不对,现在Chara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这一切似乎出了差错,又似乎没有。
    Chara背对着她,没看到她。
    怪物的孩子站的却离Chara很近,她可以看到它似乎笑了。
    对她,挑衅的笑了。
    蓝色攻击并没有给对方带来任何障碍,Chara的胸前出现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但这里面却没有任何鲜血,只有尘土在三人之间不断飞扬。
    “DEAR SISTER……”少女仰面倒下了,看到了站在身后的她。“这么……狼狈的一面竟然被你看到了……”虚弱的笑了笑,本来白净的脸蛋此刻苍白到透明。“一点都不……完美。”躯壳在不断被散开,化作点点颗粒散落在地上。最后只留下一条围巾和一件衣服。
    还有一小股灰尘被风扬起,沾在她的脸上。
    “我亲爱的,姐姐呀。”最后一声宛若叹息,然后周围的一切都化作寂静。
    化作寂静。

    黑色的被雾气笼罩的身影猛然向她咧开了嘴,然后转身离开了。
    她没有拦住它,只是安静的目送它离去。
    因为很快就会结束的,这一次。

    ……下一次呢?
    …heh heh。

    她握紧了Chara留在世界上的最后几件东西,心形的小盒子被那个怪胎捡走了。

    她在踏入最后的长廊后一直昏睡着,几乎没有清醒的时候。
    而当那个孩子终于走过来时,她困倦的打着哈欠站起身。
    “嘿……”一句话还没说完,攻击便落下了。
    也是,他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了。

    当孩子被杀死时,灰尘一点点在决心前凝结,小小的盒子在空中飘着。
    她伸手想将这玩意儿拿回来,却也失败了。
    果然,她什么都抓不住。

    她真的累了。
    但心中似乎有些什么。
    怒火,仇恨,亦或是决心。

    她有一个计划,一个几乎将自己推去地狱的计划。

……

    鲜血撒了一地,LOVE提升的提示音在耳边是如此悦耳动听。
    ……想要更多,这个想法一次又一次冒了出来。
    更多的LOVE,更多的仇恨。
    我需要它们。
    她疯狂的大笑着,木刺将人狠狠钉在地面,哭泣和哀嚎充斥着脑海。她遗忘了杀戮的初衷,仅仅是沉溺其本身所带来的乐趣。
    染血的木刺凌乱的插在地面上,这里已经没人了。
    那么去下一个吧。
    这么想着,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被本能支配着走向所谓的‘下一个地方’,却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
    她听到自己的姐妹高声尖叫着她的名字,下意识地转过身去。
    血腥味似乎在两人之间凝结了,她诡异的热切的注视着面前这个熟悉的人,她的挚爱。
    记忆变得无比模糊,唯有渴求着LOVE的贪念在耳边一声声清晰的回响着。
     当剧痛袭来,她混沌的大脑也清明了起来。
     她的姐妹,为了那些人类,拿起了武器与她战斗。
    她能看到,Chara错愕而又慌乱的僵在原地,手中握着的刀刃大概是刺进自己的右眼,大量的液体顺着刀流下,寂静的一片响起了滴答水声。
    明明很痛,但是她却有些满意的微笑了起来。
    她很高兴,Chara终于选择了战斗。
    她的姐妹选择保护这场自私战役中最弱小的一方,挡在她的面前。但这呀,就是她最酷最酷的妹妹Chara啊。
    “我很高兴你做了这样的选择。”带着古怪笑意的她说着,伸出手将插进自己眼窝的刀子抽了出来,撕裂的声音响起,惹人一身鸡皮疙瘩。

    完好的左眼凝视着这个还有些稚嫩的女孩,眷恋而又贪婪,闪烁着猩红的光芒。
    “不出意外的话,我最最亲爱的妹妹。”以一直以来为她阅读睡前故事的轻柔语调说着,一架造型古怪的怪物头骨出现在她的手旁,发射出的光芒将Chara湮灭其中。“睡吧,晚安。”
    当一切再次恢复静默时,空气中有尘的气味。
    将被误伤的手随意揣进兜中,拾起灰烬间依然完好的坠子,有些依恋的摩挲着它,坠饰盒间有他们的合照。
    好梦。
    这么想着,她带着恬静的微笑转过身来。
    “heya,long time no see,kid.”红色火光在眼中跳跃闪烁着,魔法与杀意在心间凝结。“我们可以好好聊一聊,以……这种方式。”伸出一只手,看着眼前的人,兴奋的颤抖着。“你会喜欢的。”

    地底下最后一个生命消失了,只留下两个早已死去的灵魂注视着彼此。
    它恼怒的吼叫着,又或者不是它,无所谓。
    *把属于我的LOVE还给我。…
    这团暗影变换着形态,冲她嘶吼着咆哮着,恼怒的如同发疯的小动物。
    战斗对于它而言似乎变得无趣了,无法战胜她的它选择了重置。
    而她在一切慢慢回到原点的时候,被某种力量撕扯着。
    她灵魂中的LOVE与HATE顽固的无可救药,甚至当她的躯壳支离破碎时,LOVE仍然缠绕在她的灵魂之上。

    保持……决心。

    这不是什么求生欲了,裹挟着LOVE与HATE的决心灵魂让她连陷入长眠的机会都没有。
    她走一次醒来了,在那张床上。
    苹果派的芬芳依旧满溢鼻间,但是镜子里的人类却几乎不能以“人类”来称呼。
    这面镜子被砸碎了。

  随口糊弄过了Chara的追问,她再次来到这几乎走了上千次的小径。

    “你好,我是Frisk,‘人类’Frisk。”咧着嘴,热情的向面前这个孩子打了个招呼。
    以一种深入骨髓的方式。  =)

    它与她,不过如此。

哦哦哦我的画手她凯旋了!!!
@死亡中二污妖王魔界小冥明

P1:怪物孩子晚上会和Chara躺在一张小床上,伴随着Frisk的睡前故事入梦。

P2:因为一些不太美好的过往,它极度依赖自己的围巾。某一天它找不到自己的围巾时急得哭了,Chara对此虽然很抱歉,她向对方保证围巾很快就会干

P3:呵,Frisk做了个恶作剧,把面粉袋子弄破了,还沾了一身面粉。她其实觉得还挺有趣的,但是显然Chara不这么认为,她被要求清理干净自己并不准进去厨房。
Frisk:别嘛明明你刚才笑了。
Chara:这个恶作剧太失败了!!!(拖地)

精致女人冥明酱!刚才她说一定要给Frisk和Chara补个妆,但是我图片又没法编辑辣——所以假装更新二连!(我的良心不痛.jpg)

亲爱的朋友们,好久没更新了想我了吗!!!!
我太谢谢你了冥明,感谢你发现了我AU里人类姐妹的真面目(???)
是冥明改的图!!!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虽然我很喜欢鸭)
@死亡中二污妖王魔界小冥明

表情包护眼×
我是个咸鱼选手,不会画画也不会写文
能有这么多关注也多亏小可爱们以及朋友们的支持
但是好久没更新了_(:зゝ∠)_虽然大多是因为开学了什么的稍微有点忙23333

之前在学校里画的一张×真的有很多错误线条也有很多很多问题。
以前的图全是冥明大佬帮我画的!!不是我本人画的。
所以今天……斗胆发一张我自己画的。
剧情和图片还会继续更新的,但是会非常非常缓慢!
大家也工作学习都要加油哦w

“其实我偶尔也会想去地面,带着我的姐妹,让她能够看看真正的星星。
可是看来这个愿望……暂时实现不了了呢。”